递四方hk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新聞 國內國際 國內新聞

實現碳達峯 “十四五”是關鍵

2021-01-18 12:45    經濟日報

  1月1日,全國碳市場首個履約週期正式啓動,涉及2225家發電行業的重點排放單位。這是我國第一次從國家層面將温室氣體控排責任壓實到企業,通過市場倒逼機制促進產業技術的升級。

  新年伊始,全國碳市場的新動作拉開了落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做好碳達峯、碳中和工作的大幕。“十四五”期間,碳達峯、碳中和行動如何推進成為全社會關注的熱點。

  順潮流大勢需艱難跋涉

  2019年6月5日,世界環境日全球主場活動在杭州舉行,每位與會者座位上都有一張淡綠色小卡片。這是一張“個人碳中和榮譽證書”,提示主場活動在籌辦、舉辦和收尾階段排放的温室氣體,被所購買的塞罕壩林場造林碳匯項目抵消。這項活動本身實現了碳中和,而就我國整體來説,在實現碳中和的道路上仍需艱難跋涉。

  我國提出的碳達峯、碳中和目標,既是對世界的莊嚴承諾,也是自身發展大勢使然,是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的戰略決策。

  對不少大眾來説,碳中和仍是一個陌生詞彙。科學界對此早已達成共識,為了不讓全球氣候走向災難,本世紀末全球平均氣温較工業化前水平不應超過1.5攝氏度或2攝氏度。5年前,1.5攝氏度和2攝氏度目標被寫入《巴黎協定》。

  據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報告,若温升不超過1.5攝氏度,那麼在2050年左右全球就要達到碳中和;若不超過2攝氏度,則2070年左右全球要碳中和。本世紀中葉碳中和遂成為各國制定自主貢獻目標的重要參考。而近年來,越來越頻繁的全球自然災害顯示,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時間窗口在迅速收窄。

  2020年9月22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第七十五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上宣佈,中國將提高國家自主貢獻力度,採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爭於2030年前達到峯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在此後的氣候雄心峯會上,我國宣佈了更具體的目標:到2030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將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佔一次能源消費比重將達到25%左右,森林蓄積量將比2005年增加60億立方米,風電、太陽能發電總裝機容量將達到12億千瓦以上。

  “中國向世界莊重宣示提前碳達峯、實現碳中和目標的時間節點,展現的是國際責任,是大國擔當,也是生態環境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的實現途徑和有力抓手。”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潘家華説。

  在氣候雄心峯會上,45個國家作出了提高國家自主貢獻新承諾,24個國家提出了碳中和目標。由此預計,佔全球温室氣體排放量65%、世界經濟總量70%的國家都將成為“碳中和”的一員。

  潘家華表示,應對氣候變化是我國可持續發展的內在要求,這不是別人要我們做,而是我們自己要做。我國的碳達峯、碳中和目標,與國內的發展戰略、發展進程高度吻合。

  低碳發展有三大效益

  實現碳中和願景意味着我國經濟增長與碳排放要深度脱鈎,這將帶來巨大的經濟結構性變革。破立之間,挑戰與機遇並存。

  以能源系統為例,一方面,我國能源結構以煤為主,要在較短時間內大幅度降低煤炭消費佔比,需克服多方面的困難;另一方面,相對於2019年我國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中消費佔比約15.3%,到2030年將提升至25%左右,能源系統的躍遷藴藏着新的機遇。

  生態環境部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研究和國際合作中心戰略規劃部主任柴麒敏在與企業、地方座談時發現,有人認為,減排就是增加企業成本,為地方發展設置“天花板”。他直言,低碳發展並不是不要發展,而是要好的發展,是要倒逼不好的發展轉向好的發展。

  “低碳發展至少有三個效益。”柴麒敏表示,首先是環境效益。與應對氣候變化同步協同,將帶來大氣污染治理的一系列成效。我國能源結構以高碳的化石能源為主,化石能源燃燒不但是二氧化碳等温室氣體的主要來源,同時產生的顆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也是當下大氣污染物的主要來源。調整能源結構、產業結構不僅可以減少碳排放,也從根源上降低了污染物排放。

  其次是社會效益。低碳發展將提供更多高質量的綠色就業機會。目前,我國在可再生能源領域的工作人員已經達到450萬人左右,接近煤炭生產領域的產業工人。預計到2030年低碳領域的直接和間接就業總人數有望達到6300萬人。

  此外還有經濟效益。“到2030年,全國低碳產業的產值預計將達到23萬億元,對GDP的貢獻率將超過16%。”柴麒敏説。

  如今,我國在可再生能源開發利用上逐漸形成優勢。截至2019年底,我國可再生能源發電總裝機容量7.9億千瓦,約佔全球可再生能源發電總裝機的30%,其中水電、風電、光伏發電、生物質發電均居世界首位。我國風電、光伏發電設備製造形成了完整的產業鏈,技術水平和製造規模處於世界前列。風電整機制造佔全球總產量的41%。

  牽住降碳源頭治理“牛鼻子”

  要實現碳達峯與碳中和,其實很不輕鬆。生態環境部部長黃潤秋在接受經濟日報記者專訪時表示,當前我國距離實現碳達峯目標不足10年,從碳達峯到碳中和也僅有30年,相比西方國家壓力更大、時間更緊、幅度更大,“十四五”必須邁出堅實步伐。

  很多發達國家實現碳達峯是一個技術、經濟發展的自然過程,而我國是為應對全球氣候變化自我加壓、主動作為,要採取更加有力的政策措施。

  目前,關於達峯路徑存在兩種聲音:一種是“十四五”“十五五”期間對碳排放的控制稍松,在2030年前達到相對較高的峯值,然後開始下降;另一種是從“十四五”開始嚴格控制碳排放,提高政策和行動力度,在2030年前達到一個相對合理的峯值,然後開始一個先緩後急的下降。

  前者下降的曲線會非常陡。在柴麒敏看來,採用“先衝高、後驟降”的減排路徑,挑戰大,造成的全社會經濟損失也大。相對來講,後者更為科學。

  無論採用哪種路徑,“十四五”將直接決定能否完成2030年前碳達峯。

  黃潤秋介紹,目前正抓緊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達峯行動計劃,牽住降碳這個源頭治理的“牛鼻子”,將統籌謀劃一批推動經濟、能源、產業等綠色低碳轉型發展的重點任務和重大工程。

  記者從生態環境部獲悉,我國將明確地方、行業的達峯目標和實施方案,鼓勵有條件的地方率先達峯。同時,也將強化監督考核,將達峯行動有關工作納入中央環保督察。

  據瞭解,碳排放達峯行動的內容還包括將採取更加有力的措施控制化石能源消費,大力發展非化石能源,加快推動可再生能源發展;全面推進重點領域綠色低碳行動,大力發展低碳交通,積極發展綠色建築,推動綠色低碳技術創新,推行綠色低碳生產生活方式等。

  當下,在全國碳市場建設中,牽頭承擔全國碳排放權註冊登記系統建設與運維任務的湖北碳排放權交易中心,正在增派人手加大工作力度,以確保完成啓動電力行業全國碳交易運行的各項條件。該中心董事長曾慶祝告訴記者,經過6年多的試點探索,湖北證明了碳市場是政府推動企業轉型升級、控制温室氣體排放的有效政策工具之一。讓市場發現碳價格這一市場化思維,將伴隨全國碳市場的有效運行落地生根。(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曹紅豔)(递四方hk編輯 徐濤)

反侵權公告: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等法律法規,未經書面許可,擅自轉載本報社作品的,將涉嫌侵犯著作權人合法權益。為規範網絡轉載行為,制止非法侵權轉載,本報社鄭重公告:

一、任何單位或個人,在任何公開傳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權歸屬於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递四方hk、吉林烏拉圈等)的原創內容,必須事先取得江城日報社書面授權;

二、對侵犯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递四方hk、吉林烏拉圈等)著作權益的違法行為,本報社將採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為人的侵權責任,包括但不限於公開譴責、向國家版權行政管理部門舉報、提起訴訟等;

三、對於各類非法轉載行為,歡迎讀者提供侵權線索:

陳律師(法律顧問)0432-62099222

武文斌(版權合作)0432-62523496

文檔附件